• 首页|
  • 时务|
  • 区县|
  • 文体|
  • 时事|
  • 观察|
  • 理论评论|
  • 专题|
  • APP下载|
  • 东京victory ,ins纹身肌肉男

    来源:渭南日报

    POST TIME:2020-4-5 08:41

    楚天都市报2月29日讯(记者高伟 通讯员彭迎兵)昨日,刘毅结束了为期14天的隔离观察,回到了位于荆门市东宝区龙泉街道天鹅池分路碑居民点的家中,与妻儿和老母亲团聚。此时,距离他志愿只身前往武汉参与防控物资转运,已经过去了23天。 刘毅说,“我在武汉的9天已经竭尽所能,几乎是在挑战身体承受的极限,但再苦再累是为了保护我们共同的家园!” 瞒住年迈母亲只身前往武汉 32岁的刘毅是一名电脑网络工程师,经过多年的摸爬滚打,他已经带领团队创办了一家网络公司,并且成为腾讯公司的合作伙伴。他也是公益组织荆门蓝天救援队的成员,经常参加各类志愿活动。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后,荆门蓝天救援队立即启动一级救援响应。1月26日农历大年初二,首批6名队员完成集结前往武汉支援。留在荆门的刘毅一方面关注着疫情发展,同时也被身边许许多多“逆行者”的事迹感动,主动向荆门蓝天救援队申请参与一线抗疫。 2月3日下午,刘毅突然接到了作为第二梯队成员集结援汉的通知。由于此次行动将和大量医疗物资及战疫一线医院进行直接接触,存在较大感染风险,组织要求参与人员慎重考虑、自愿报名。刘毅在片刻的思量之后,很快做出了应征赴汉的决定。2月4日,按照疫情防控的相关规定办理通行证以后,刘毅得知一同报备出征的3名队友因各种客观原因未能成行,便一人一车直奔武汉。临行之时,他只是悄悄告诉了妻子,却瞒住了年迈多病的老母亲。 最快2小时流转百吨物资 4日下午2时30分左右,刘毅驾车抵达位于武汉市黄陂区的湖北慈善总会疫情防控捐赠物资联合仓库。刚刚办理了报到手续,还没来得及前往指定营地进行安置帐篷,刘毅看见一辆鄂H牌照厢式货车正在从仓库内装运医疗物资。他二话没说,立即投入战斗。 当晚,刘毅与第一批前来支援的两名荆门蓝天救援队队友郑以平、邓小金共同编入转运组,主要负责仓库所有物资的上货、下货、分类和紧急运输等。身高体壮的刘毅形象地说:“一切与搬运靠得上边的,都是我们的活儿!”没有任何的休整和准备,刘毅赶到武汉的第一天,就一直忙到了凌晨一点多。 筋疲力尽的刘毅回到休息区域,才开始搭帐篷,当他钻进帐篷才发现,由于里面上潮,带来的被褥、地垫和睡袋已经满是湿气。当夜,他被冻得彻夜未眠。 次日清晨7点,起床号准点吹响。一个小时的洗漱和早餐时间后,全体人员8点准时集合,刘毅和同伴们就要开始每天长达十五六个小时的高强度物资转运工作。刘毅参与支援的湖北慈善总会疫情防控捐赠物资联合仓库,是湖北省疫情防控指挥部确定的接收海外捐赠物资的3处枢纽仓库之一,而且是距离天河机场最近的仓库。他们从机场把医疗物资运回仓库,进行登记造册分类后,再将指定物资转运到各医院和省内各市州车辆,每个环节都在争分夺秒。 因为运力不足,除了完成仓库转运任务,他们经常被临时安排从事一线运输,直接将急需的医疗物资转运到武汉及湖北省内各市州的重点医院。刘毅说:“我们每个人都知道,疫情就是命令,时间就是生命,这些医疗物资早一点送到抗击疫情一线,就能够早一点发挥它们的作用,甚至挽救更多人的生命!” 因此,即使没有机械设备的帮助,他们也一刻不敢停歇、一刻不敢放松,最快能在2个小时内完成数十吨乃至上百吨各类物资的流转。 由于国际援助物资经常都在午夜到达,在人手十分紧张的情况下,刘毅他们只能白天晚上连轴转。 少说多做,火腿成为情感纽带 2月5日,包括郑以平、邓小金在内的一批队友按照指令撤回荆门进行休整。整个仓库北端的营地一下子显得空荡荡的,只剩刘毅一顶帐篷孤零零地坚守。 “没事儿,我们还在这儿陪着你呢!”同样来自荆门蓝天救援队被编入后勤组的张晓军、陈端很快主动找到了刘毅,还偷偷塞给他两根火腿。年过六旬的张晓军在所有志愿者中支援时间最长、年龄最大,他和陈端共同承担起了后勤维修保障工作,从通水通电到自制桌椅板凳,再到设备维修维护,全靠这一老一少。 因为事情既多又杂,张晓军在这里有一个新的代号“007”。队员们的对讲机里,一天到晚总能听见“呼叫007!”的声音。有了荆门老乡的陪伴和鼓励,刘毅的孤独感很快就消散了。 刘毅形象地介绍,转运组说白了就是搬运工,每天十几个小时少则十几吨、多则几十吨物资,全靠体力硬撑,“饭菜不够,泡面来凑”。 由于长时间处于高负荷工作状态,常常会出现体力不支。为了不让物资出现损坏,他们通常让物资直接砸在身上用自己的身体进行缓冲,有时候砸中胸口半天喘不过气来,有时候甚至直接砸到脸上瞬间鼻血直流,但为了争分夺秒保障物资转运,大家根本来不及停下手里的活,只能默默地用眼神来相互安慰和鼓劲。为了保证随时投入工作,志愿者们不仅吃住在仓库,就连睡觉都穿着衣服。“我们只想着,快点再快点把这些物资运到抗疫一线。因为我们知道,120救护车在深夜还要赶过来提取物资。”刘毅还透露了仓库内所有人一个不成文的“潜规则”:尽量少说多做,只要有空闲时间,马上让自己休息,哪怕只有五分钟,也要想办法恢复体力。 “在这里,一个眼神再加上一根火腿肠、一块腊鱼,就构成了所有志愿者的情感纽带。”刘毅说,即使大家处在生理和心理的双重高压下,仍然在为打通湖北物资保障的关键节点拼尽全力。 衣服湿了又干,只为共同家园 在参与本次支援行动之前,刘毅虽然通过各类媒体得知了疫情防控面临的严峻形势。但当他身临其境来到武汉,站在了战“疫”的最前沿, 每天看着运输各种物资的飞机从头顶上呼啸而过,一车车的物资被运往一线医疗单位,刘毅才真真切切地感受到空气中几乎凝固的紧张与压力,才对“逆行者”有了更加全新的认识。工作场地住宿条件有限,加上连日阴雨天气,志愿者自己搭建的帐篷里潮气相当严重,而转运工作需要承担繁重的体力劳动,志愿者们穿的衣服基本上是从里到外湿透了再捂干,然后再湿透。由于这个枢纽仓库极端重要,要求所有人绝对不允许出现发烧等症状,因此虽然后勤组想方设法搭建了一个临时浴室,但因为担心受凉感冒谁也不敢去洗澡,板蓝根则成了大家预防感冒的常备用品。 除了日常的物资转运,志愿者们还抓紧建设了必要的基础设施。仓库的生活环境也从最初的“没水没电、冷水泡面”逐步改善,变成了“通水通电、有口热饭”。面对紧张压抑的环境,他们相互安慰、相互鼓劲,始终保持着旺盛的战斗力。 刘毅说:“虽然我们不像医务工作者那样直接与病毒短兵相接,但作为这场特殊战役中重要的后勤保障部队,我们日夜不停地穿梭在补给线上。虽然很累很累,但没有一个人抱怨,也没有一个人退缩!” “毅儿,你还好吗?要注意身体,别着凉了,也要保证安全。”2月9日晚上7点,正在休整吃饭的刘毅突然收到母亲发来的微信后,才想起已经离家5天了。看着短短两行字,刘毅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回复。 “瞒着老母亲赶来支援武汉,一直不敢跟家里联系,结果还是让她知道了。”刘毅说,“我在武汉的9天已经竭尽所能,几乎是在挑战身体承受的极限,但再苦再累是为了保护我们共同的家园,这里有我们的父母妻儿。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责任和义务让社会更加美好!” 2月13日晚,刘毅结束了为期9天的支援任务,带着一批荆门急需的医疗物资撤离武汉仓库,回到荆门完成物资交接后进行自我隔离观察。隔离期间,他特意称了称自己的体重,短短9天时间,体重由当初的184斤降到了161斤,减重23斤! 因为在武汉期间接受过专业消杀培训,刚刚结束隔离观察的刘毅又主动请缨参加荆门城区的防疫消杀工作,继续投身荆门的疫情防控一线。 文章来源: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59874166331401421&wfr=spider&for=pc

    Copyright © 2000-2020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东京victory ,ins纹身肌肉男 sitemap